王高冷

爱上一个不可能的人,那是一种很绝望的爱。

灯影 one

  这个少年的世界充满了灯光,我在灯光下行走,一直是一个影子。
1.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带着面具拍枪战电影。镜头的最后,他摘下面具,冲着镜头邪魅一笑,他的笑容,不论是温暖的、狡黠的、坏坏的,单纯的都像沼泽一样让无数女人越陷越深。他的人也像他的笑容一样,有很多面,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因此他在娱乐圈大红大紫十多年了,特别是在影视圈,因为戏路宽,可塑性强,粉丝庞大,一直是各大导演的宠儿。

说实话,我见过那么多演员,能让我印象这么深刻的还是第一个。眼前的人仿佛带着一种巨大的黑色的气场,像一种无形的力量将你卷入他的漩涡。

“王俊凯先生,你好。我是您的心理医生,我叫马思远。”

“叫我Karry就好,这个圈子里基本没人会叫我王俊凯。”眼前的男人抬起他好看的桃花眼,但是眼神里却没有一点温度。

“好的,王....Karry,那你的工作结束了么?”我尽量给他一个温暖的微笑。

“恩。我去换个衣服,你去那辆黑色的越野上等我。”

他穿着一身黑色皮衣皮裤,手里拿着刚才摘掉的黑色面具,甚至眼睛也是墨色一般黑亮,像一个深渊又像巨大的黑色夜空,我想如果我的眼睛里又星星多好,即使没办法给他月亮一样的光亮,也能带给他一丝温暖的希望。

第一次,我望着他的背影,竟然觉得有些心疼。

一会儿,他换上私服出来了,黑色卫衣,黑色运动裤,看上去阳光青春了许多,但是身上冷冽的气场还是令人不敢接近。

“上车,王先生。”他从外面手抓着车窗上沿,一个起跳,整个人就窜进了车里。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他歪着嘴角邪魅的看着我。带着一丝玩味的笑。

我拿着我的公文包慢悠悠的边走边说:“王...哦,不对,是karry。我姓马。叫马思远。”

“哦~好吧。就当你姓马。坐稳了,要起飞喽,王先生。”他这会儿又像个不良少年一样,在车里发着摇滚,马力十足的在这荒郊野岭飙车。

“.........”好吧,顾客是上帝,王先生就王先生吧。

好像从表面上看,眼前的这个人除了记忆里有点不太好以外,应该是不需要找心理医生的。

不一会,随着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车猛然的停住了,我两手还死死抓着车,胃里却在翻江倒海。心也还没平稳下来。等我睁开双眼,适应了眼前的光线,才看清楚,眼前是一所不大不小的公寓,公寓的房檐上围绕着昏暗光线小灯,公寓旁边是一片海,这里非常的偏僻,只有这一坐房子坐落在这里,显得孤单却又浪漫。

“下车。还赖在车上干嘛?”

王俊凯站在公寓门口,昏暗的光线下他笑着向我招手,露出两颗虎牙,整个人变得温暖而又深情。

“哦,好。我马上下来。”

走进这栋别墅,首先看到的就是大大的客厅里有一棵超大的圣诞树,上面挂着花花绿绿的小电灯,看样子和外面屋檐周围的是一种类型的。圣诞树上挂着手工卡片制作的袜子,还有很多卡片,圣诞树旁边摆了四四方方有半个车库空间的礼物盒子,可以看出包装的礼物的人非常用心。每个礼物盒上都放这一个信封,礼物盒的颜色都是蓝色的,信封的颜色都是薄荷绿的。

礼物是粉丝送的么?为什么只有蓝色的礼物盒?而信封又恰巧是绿色的?还是他把这类型的挑了出来?为什么要在客厅这么明显的位置放个圣诞树?

这个人就像是一个谜,带着无数个谜团,他就站在那里,不来也不走,静静地等着,好像已经等了很久,等着某一个特定的人走近他,去解开他浓烈的悲伤,解开他封锁的微笑。

他应该已经等了很久,好像拥有千年的孤独却又满眼的期待和温柔,像一个已经习惯了等待的人,坚信着他心中的那个人会走向他,牵他的手,还是捧着他的脸深吻?

我就这样看着他,陷入了自己的想象。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海风的声音。

现在的他,静静坐在我对面的皮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我的方向,但是我很确定他肯定不是再看我。

“Karry,为什么总感觉你觉得我应该姓王?”

他长久的盯着我看进去了一个我进不去的世界,我随意找了个话题一步步突破。

“哦,可能是你长的太像我之前的一位姓王的医生了。”他回神,两个眼珠左右转动,手在腿侧摩挲着回答我。

很明显,他八成是在骗我。

我从包里拿出他之前要的户口本,另外我还带了身份证,毕业证学位证、驾照和房产证。我一一放在他面前,一本本证件像是在诉说着我的绝对值得信任绝对安全。

他每一本都耐心的看了,看了很久。

等我以为今天我又可以回去了的时候,他说开始吧,按照你的程序。

我拿出一张标准测试用的白纸,横着放到他面前,递给他铅笔。

“在这张纸上画一间房子、一棵树和一个正在做某个动作的人。尝试去画一个完整的人,不要画漫画或火柴人………”

“你在一旁休息着看吧,这些规矩我都知道,别忘了在你之前我经历了100位你的同行。”

哦,对,忘了说,王俊凯在找到我做他的医生之前已经辞退了100多个心理医生。

他首先把我横着放的纸转了个方向,低头画的速度很快,只是会反复摩擦或者修改。

他画完整幅画的时间大概半个多小时。这个用时是比较长的。画人的时候,他停顿了大约八秒且在画人的时候神态变化特别复杂,画完人的头轻微挪动纸张,拿手轻轻擦拭纸面。

以下是我问他答的记录。

我:你觉得现在的生活,你还算满意么?

他:不吧

我:是觉得凑合还是有点反抗?

他:是很不满意。

【他把一开始就先把我横着放的纸转换方向,应该来自于对他生活环境方面的抵抗。】

我问:在生活中有人说你是个完美主义麽?

他答:我是处女座,多少有点强迫症吧。

【很好,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会反复摩擦修改画面。】

我又仔细看了他的画面:一条水平线横贯整张纸,水平线以下是白色的,水平线以上是一间小小的屋子,屋子前面有两个背面人,A手里牵着根绳子,绳子那头是个动物。B和A手牵着手。房子的不远处有棵截断了的树。

另外他画这些的顺序是:先画了B这个人,后画了A和动物,在画的水平线,房子,树木。

以下是我问他答的记录

我:你画的这个人B是你自己麽?

他:不是,这个牵着狼的人是我。我得保护他。

【他最先画的B,这个人对他来说很重要,甚至比自己更重要。而且他画B的时候停顿整整十多秒,并伴有复杂而丰富的神情变化,画这个人的时候还小心翼翼擦拭纸张。说明这个人对他来说很重要很重要。另外他手里牵着的竟然是只狼,这么有攻击性的动物。他的占有欲或者控制欲不是一点点的强。总之,B是至关重要的人物。】

我:这个房子是什么材料的?是你们的房子麽?还有B是男的对么?

他:房子应该是木制的,是我们一起生活的房子。嗯,他是男的。

【木质材料完全不符合黑暗人格的选择,这条有违常理,除非是因为B的存在所以他整个人的心都是向上且柔软的。至于B的性别,在于他那条横贯整张纸的水平线,如此强调水平线的人,应该…应该是同性恋。这一系列信息让我觉得B是谁对他的病情至关重要。】

或许前100名医生治不好他,就是没找到B在哪儿?这也说不定。

我:你的这棵截断了的树已经死了对么?

他:不!他还没死,他来年就会冒出新芽。应该会很嫩吧。

我:哦~这样啊,我也觉得,他会冒出新芽。一定会很嫩。那如果让你给这棵树加个树根你能在这张纸上给我画一下它应该是什么样么?

他很快画好给我看。

树根很宽大茂密,强调左侧树根。

【茂密宽大的树根和截断的树:他表面冷静甚至冷漠,但内心充满渴望和执念,这些渴望或者执念应该是对过去的一些事或者人。这点从他强调左侧树根可以看出来。在联系前面的,不难破解这个过去跟画上的B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如果给你机会让你在这幅画上再加点什么,你还有什么想要补充的么?

他看了我一眼,加了一个发光的太阳。

我看了之后也对他笑了笑。

我伸出手握住他的手对他说:“谢谢你的坦诚,我想我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故事。”

他笑了笑,那种很阳光的样子,虎牙露出来显出几分稚气,想想他也只比我大一岁。

他说:“这个故事我只对你一个人说过。因为也只有你能深有体会。只不过不是现在。但早晚会的。”

走出他家以后,我才懂他说的这句话。也就是说之前他对他的心理医生根本没有信任,所以之前的HTP测试应该也是糊弄过去的。

也对,凭他的智商和学识,这么简单的HTP怎么会让我一下子就获得这么多的信息,只要他不想让对方知道他真实的内心,即使再优秀的心理医生应该也无计可施吧。

他之前从来就没想过要自救。

可是他为什么要对我透露这么多真实的想法呢?



评论

热度(16)

  1. 王高冷王高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吐槽站点
    ~